【感动同辈】天才?只因热爱——对话15岁大学生刘美惠
发布时间: 2014-04-23

 

 

 
   

   

 

“天才”这个话题被反复探讨过多次,天才现象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刘美惠是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2012级本科生,1999年出生的她是厦大现在年龄最小的学生。凭借天赋及勤奋,她入选了“人文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”,并获得2012-2013年度国家奖学金及校优秀三好学生荣誉称号。

初见刘美惠,便被她身上所蕴含着的古典气质吸引;与之交谈,她的平易谦和及从容镇定更是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很难想象,在我们面前的仅仅是一个刚满15岁的女生。

不可求,不苛求

刘美惠13岁就考入厦门大学中文系。

小时候,由于父亲工作的原因,她经常要从一座城市搬到另一座城市,频繁的转学使她无法跟着学校的教学进度走,小学生涯大约一年半就结束了。除了参加英语辅导班外,她靠着天赋和勤奋几乎自学完了小学所有的课程。

进入中学之后,刘美惠的理科成绩一度比文科成绩好,而当面临文理分科时,她还是果断地选择了文科,她说:“主要是因为自己不喜欢,一个人在自己不喜欢的领域很难做出大成就。”尽管现在与理科已经阔别很久了,但她仍保留着理科严谨的逻辑思维方式及观察世界的视角,也会偶尔涉猎理科方面的知识。她曾看过霍金的《时间简史》,虽然艰深难懂,但她仍尝试着去了解,“我知道很多领域我以后应该都不会涉足,但是还是想去了解,因为这样才不会处在很愚昧的状态,自以为很强。”她解释道。

在刘美惠看来,自己13岁上大学,更多的是由于机遇,并非由于外界的压力或是对自己的严格要求。在对待事情的态度上,刘美惠都抱着不苛求自己,顺其自然的态度。

高考刚结束,和许多从小在北方长大的孩子一样,刘美惠希冀能在南方读大学,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和与众不同的人文气息。进入大学前,她曾抱着在这个浪漫学校里享受人生的想法,厦大的秀美风景吸引了大批学子,但在她看来,一座学校最重要的是其之所以为学校的东西。经过了一个多月的适应期和探索期,她已经决定走学术研究道路,而做学术研究需要潜心,忍受孤独。“人最美好的青春就是这几年,不挥霍,等老了会觉得很可惜,但挥霍了,也会觉得很可惜。所以得看自己哪种更对得住自己。充实愉快的度过四年,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,但是已经决定将来要走学术道路,现在还是用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方式度过吧。”

刘美惠对自己的生活有着大体的规划,“上课占去了我大部分的时间,看书也占去了大部分时间,其他时间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处理些琐事。我不会将时间安排得特别细致,会留点机动时间给自己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”不过,她还是给自己设定了底线,比如有每周必须要完成的事情。这学期,选了《说文解字》这门课的她,中午拨出时间都在宿舍练写小篆。在大一的时候,刘美惠曾参加八个学生组织及社团,但到大二基本都退了,只保留了学院墨香编辑部的工作。在她看来,不尝试学生工作很可惜,但如果由于时间、兴趣等的原因无法继续留下来工作了也不会强求自己。平时,刘美惠有许多的兴趣爱好,阅读、画画、游泳、看小说都是她所喜欢的消遣方式。古琴是她颇为钟爱的乐器。她向往古琴很长时间,向往在古琴纯净的音质中感受平静,大一时听说有古琴社便迫不及待地加入了。刘美惠称自己的生活很简单,但她却在这简单中收获了许多的快乐。

热爱之上,是担当

刘美惠热爱文学,尤其爱好中国古典文学。她平时花了很多时间读书,读书是她不可割舍的乐趣。她喜欢看古今中外的经典,以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。从一般的读书到真正懂得读书、学会反省需要个很长的过程,在她看来,只有多读才会发现世界上存在很多不同的观点,而只有独立思考才能有所积淀。

刘美惠也谈及了她写作的心路历程。问及以前的文章,她说:“悔其少作。我觉得自己当年各种无病呻吟,但是认真想想,这些都是很宝贵的经历,因为有了这些东西才知道自己当年是个怎样的状态,作为青春的经历未尝不可,但是作为文章来看实在是太矫情了。”过去,她一直以为写作是非常神圣的事情。现在,她觉得写作无非是想什么写什么,不过是记录点滴生活感想,“口语的表达是非常容易消散的。写作其实是人把自己生命延长的方式,虽然有时候文字会活的比人还短,但总要有这种希望,希望自己留下来的东西能够永恒存在。”原本想当作家的她,现在觉得自己更适合走学术道路,她的两篇论文也令导师非常欣赏,受到了导师的推荐投稿核心期刊。

除了热爱,刘美惠认为传承中国传统文化需一份勇气与担当。现在许多人不喜欢也不愿意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,她认为由于每个人的兴趣都不一样,不能苛求所有人都去了解,但总有一些人要承担起责任,如果正好有兴趣,就应该为此尽己之力。下学期,她将去台湾交流,而选择去台湾交流的主要原因便是想更进一步了解传统文化,“我想去看看他们所传承的传统与我们有什么不同。”

未有天才之前,须有土壤

关于“天才”、“神童”的称号,刘美惠坦言自己并不喜欢,因为总给人一种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”的感觉。在她看来,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独特天赋的,都是天才,只不过被环境或者自己给磨掉了。她对优秀人才的认定标准也很简单,有良知、有独立操守,在某一领域过的很快乐的人就算是优秀了。“有时候是外界对优秀人才的期望值太高,优秀的人不能奢求。有天分的人需要机遇,社会应该给他成长的环境,这样优秀的人才会出现。”

谈起许多天才少年的“伤仲永”现象,刘美惠认为许多原因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出现。首先,社会给了所谓的“天才”许多不切实际的期待,赋予了他们过多的压力;其次,她认为可能是教育方式在落实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,“他们更多的时候是问这些孩子有什么科研成果,可能很少去考虑这个孩子自身的发展:他需要什么,他想要什么,他处在这个环境中是什么样的感受。如果当时能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变得独立,找到自己兴趣所在,他们的才能应该也不会被埋没。”

在刘美惠看来,在任何领域,尽管有卓越的资质也不能恃才傲物。“我比较喜欢外圆内方这个比喻,为人的话要有个性,但是个性没有必要棱棱角角,伤害到别人,同时又将自己磨钝了。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温和的性格呢?世界不是想象的非黑即白,个性也没有必要张扬出来。”

刘美惠身上难得的并不是过人的天赋,也不是他人所没有的经历,而是她知其所热爱,惜其所拥有,不恃其所知,懂得沉淀,懂得内化。

(校团委 厦大青年宣传中心 蔡凉凉 薛熙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