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感动同辈】暂时风雨无碍前行——记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陈远州同学
发布时间: 2014-05-05

   

    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自动化系2010级陈远州同学,来自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。陈远州热爱运动,在大学期间也曾尝试过许多新鲜事物,他的生活在相对固定的轨道上运行。然而,去年正月,陈远州被检查出患有骨肉瘤,之后,痛失一条腿,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变化。

生活至味,是平淡

  陈远州谈及自己大学四年的生活时,说道:“挺平淡的。”他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划,也不会刻意去追求什么,过好当下是他最大的追求。

  倘若没有那场大病,陈远州的生活应该会沿着之前的轨迹行进下去,平静中偶有波澜。陈远州勤奋好学,在学好本专业课程之余,还积极参与学术科技竞赛,大三的时候他和同学组队参与厦门微思网络配置大赛,经过层层选拔,最终脱颖而出,获得大赛的优胜奖。他也曾参与社会实践,到江西参与调研,在调研过程中,他主要负责实践队的财务管理,“可能因为我比较细心吧。”陈远州笑着说道。

  陈远州大一的时候便加入学校无偿献血协会、大学生实习联盟等社团。他加入无偿献血协会,是因为对献血感到好奇,也觉得挺有意义,希望为需要帮助的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陈远州热爱运动,还曾参与学校攀岩比赛,有时,他也和同学玩漂移板,对于各种运动,陈远州都喜欢尝试。

  家境不太富裕的陈远州,在校期间发过传单、送过快递、做过促销,努力为父母分忧。兼职的过程在陈远州看来极为有趣,大三开学前,陈远州和同学分工协作,整合各种资源,赚取了一笔属于自己的生活费。放假回家的时候,陈远州会运用所学所知帮助村民维修家电,普及家电使用安全知识,他说:“这些都是力所能及的小事,能够帮忙我就尽量帮忙。”

病魔突然来袭

  然而生活并不总让人如意。前年下半年,陈远州开始觉得身体酸痛,本以为是运动完正常的酸痛现象,并没有多大在意。年底的时候,陈远州发现自己的腿越来越疼痛,常常睡着一两个小时后又被疼醒,于是,他就到厦门的医院进行检查,CT、核磁共振结果显示是骨髓炎,但医院方面表示并不确定,有可能会很严重。过年的时候,陈远州膝盖已经肿得很厉害了,拄着拐杖才能走路,而他到漳州的医院进行检查,在那里,被确诊为骨肉瘤。刚开始,陈远州不太能接受自己得了骨癌这一事实,但是后来就慢慢接受了。“刚开始听说是骨癌时,我心里七上八下的。但是没有像电影里演得那么夸张,过一会儿,我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一直以来,我心态都挺好的。”陈远州说道。

  之后,陈远州辗转到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治疗。正常情况下,得了骨肉瘤并不需要截肢,只需做手术将骨头换掉。但由于之前在其他医院做的两次小手术,陈远州膝盖附近肿块过大,为了治愈只能截肢。去年5月份,陈远州进行了截肢手术。知道要截肢的时候,家里人都不太接受得了,亲戚朋友们也几乎都劝阻,但这对陈远州来说,这却成了一种解脱,他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,“那时候我很淡定,超淡定的。因为前期痛了很久,也失眠了好几个月,截掉之后反而就比较不会痛了,也就一下子的事。”之前两次手术使陈远州只能选择截肢,陈远州没有埋怨医院,而是抱着宽容的态度,他认为,医院并没有什么错,每家医院的技术水平也都不同,他在医院呆了很久,跟医生比较熟悉,因此也很理解他们。

  去年9月份,陈远州的左腿装上了假肢。为了尽快复学,陈远州进行了康复训练,尽管适应假肢的过程很痛苦,但陈远州仍选择坚强面对。在化脓、破皮、流血等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面前,陈远州咬牙坚持。他坦然地描述道:“内容主要是恢复腿部的力量和训练手臂的力量,现在我还是比较依赖自己还在的那条腿,所以那条腿是否有力气对于自己的基本生活很是重要。”

  在治疗过程中,最令陈远州感到痛苦的是化疗疗程。六次的化疗,使他生理和心理上都受到极大的折磨。“化疗很痛苦,掉了很多头发,恶心呕吐,浑身无力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那种感觉,就像是一整天都在晕车一样。”陈远州回忆道。谈到如何坚持下来,陈远州说,如果空想的话肯定也觉得自己坚持不下来,但是自己经历后,一天一天也就坚持下来了。同病房的女生接受化疗时,生理上的不适反应更为强烈,“看到许多病友包括很多女生都坚持下来的时候,我也选择坚持。”他淡定地说道。

  在医院治疗期间,家里人一直陪伴着陈远州,“家里人很关心我,家里的收入都靠父亲。但我父亲一直在照顾我,有时候没去工作就来照顾我。”而令他最为愧疚的,是自己的病情使家里人担忧与伤心。“父母虽然不擅长情感方面的表达,但是我知道他们很伤心。我心理挺乱的,都是我的问题才是给他们带来苦恼。我能做的就是活的快乐一点,不要再让他们伤心。”

无惧过去 笑对未来

  陈远州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挺不幸运的,但在医院,有很多像他一样的人,他觉得自己并不孤单。躺在病床上无事可做的时候,陈远州也会思考人生,他说:“经历过这件事情后,在遇到一些小挫折、困难的时候,我都觉得很淡然了,很多细节也都觉得无所谓了。”

  今年清明过后才回到学校继续上课的陈远州,有着更多学习和生活的问题等待他去解决。休学半年落下的课程,需要用课余时间补上。临近毕业,本应该是课程相对轻松的时候,但陈远州需要修9门课程,“需要补的课程太多,没什么空余时间和同学出去玩,也没什么时间找实习。”虽然课程压力较大,难以赶上别人进度,但陈远州心理压力并不会太大,他说:“这个问题我很早就想开了,我跟同一级的学生比落下很多,跟下一级学生又无可比性,相当于自己一个人,所以也不会对自己要求太高。”

  陈远州对假肢仍未完全适应,行动也不太方便,“我现在还处在适应假肢的过程,走路还是会痛,基本上都在宿舍,因为出来一趟很麻烦。”陈远州解释道。所幸的是,陈远州的同学都很照顾他,不仅帮他补落下的课程,还帮他带饭到宿舍,帮他晾衣服,如果陈远州要到比较远的地方去,舍友也会搀扶他去或者替他去。陈远州很感谢他们,“我现在在学校,行动比较不方便,很多事都要靠同学,虽说是生活上的小事,但是他们对我帮助很大。”在陈远州生病期间,老师和同学自发为他筹集捐款,这也令他颇为感动。

  对于未来,陈远州并未完全考虑好,因为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他只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份轻松、不用经常出差的工作。而现在,他只想着补上落下的课程进度,试着打理好自己的生活。

  “我的心态并不会因为截肢而有所变化,我还是很淡定。”陈远州从小到大心态都很好,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,而他也以微笑回应。

  (校团委 厦大青年宣传中心 蔡凉凉 薛熙来 楚晗颖)